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张贵民小学语文工作室

主持人:    欢迎您访问我们的课题组!

经典重读,价值重构 ——整本书阅读工作坊学习反思
经典重读,价值重构 ——整本书阅读工作坊学习反思简介
关闭简介  ↑

经典重读,价值重构

——整本书阅读工作坊学习反思

中原区外国语小学  常冰潇

1134日,我们有幸参与了任明满、吴欣歆教授的整本书教学设计工作坊,亲身体验了深度沉浸的学习。两位教授用他们的精深的专业知识指导我们,显得超群、博学,游刃有余。

专业知识是永远的源头活水。我们在任教授这里,学到“大单元”“大概念”“良构问题与劣构问题”等诸多新鲜的专业概念,思维受到的冲击比以往的讲座要深刻得多。吴教授让我们在工作坊的形式之下,在实践中作为参与者体验到了一个完整的教学过程。我明白了教师在教学中,应当帮助学生在思维上,完成“发散——收敛——重构——表达”整个过程,培养思维向高阶发展。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如果没有这些新知识的输入,我们自己很难去找到这么有效的方法,升级教育理念,改进教学策略。

困则求变,遇到瓶颈,就应当向更优秀的老师学习,见贤思齐,革旧维新。

深度、全面、有层次、有关联地挖掘文本的教学价值,根据教学需要进行重构。教学目标和价值不应当千人一面,也不应该一成不变。每个班级的学生不同,学情各异,也应当作为确定整本书教学价值的重要参考。

俗话说“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人思维不同,阅读的感受、所得,也不会一样。要进行整本书的教学,教师对于可能出现的价值观都要有所准备,因此,深度挖掘很有必要。

工作坊里,吴教授带领大家概括关键词时,大家都很惊奇,本来以为只有几个词就说完了,谁知道集思广益的力量如此惊人,我们真的找出了21个不同的关键词。

将这些主题词进行分类整合之后,我们对这本书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这种更深层次的挖掘,以及个性化的重构,让我深刻地意识到我们需要做得应该更多。

要想做好整本书的阅读教学,我们首先就要建立结构化认知,全面理解,还要能够进行有目的的重构,完善并提升认知。

从小培养学生的高阶思维。任教授教给大家一个责任逐步释放原则,Show me——Help me——Watch me——Let me:示范——分享——指导——应用。这个原则解决了我们教育学生时如何由扶到放的问题。这个原则,就是让我们充分地相信学生,他们能够在学习几遍之后,学会迁移。我们要有更高的眼光,着眼于从小培养学生的高阶思维能力。

高阶思维能力包括——创新能力、问题解决能力、决策力、批判性思维。这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渗透在每一个学习的过程中,一步步逐渐累积的。一开始肯定是示范性更强的,学生慢慢地模仿,学着老师的方法来展示;但一定要慢慢放手,让学生去尝试,试错有时候是最好的学习方式,毕竟困难的、做错的东西记忆会更深刻。

阅读是语文教师的生命。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语文教师自己必须是一个忠实的阅读者,我们要有海量的阅读,丰富的阅读经验,深刻的阅读体验,良好的阅读品味,独特的见识和新鲜的见解。

我们如果脱离了阅读,就是干涸的沙漠,如何能给学生润物细无声的浸润?一个在思想上捉襟见肘的语文教师,怎么能够使学生丰富起来?

经典永远应该在重读。《为什么读经典》里说:“经典是自己以遗忘的方式给我们的想象力打上印记,或者乔装成个人或集体的无意识隐藏在深层记忆中。它是你每次重读都好像初读那样带来发现的书。它帮助你在与它的关系中甚至是反对它的过程中确立你自己。”

我们在读经典的过程中,也塑造了自己的性格、世界观和价值观,我们与经典是互相成就的关系。

努力将阅读变成学生生命的一部分追求。我们要把学生也带进阅读的殿堂。对于学生的阅读,教师不应该主导,而应该充分调动策略,将阅读的动力转化为内驱。

希望将来有一天,学生为了自己的精神成长,为了自己内心的满足,为了自己价值观的建立而读书,而不是为了完成作业而读书。我们任重道远。

《荀子·劝学篇》说:“君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我们要充分利用好这次的学习机会,改进整本书教学方法,帮助学生做一个真正的阅读者。


回复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可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