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张贵民小学语文工作室

主持人:    欢迎您访问我们的课题组!

  • 分享

    在磨课中成长

    在磨课中成长

    郑上路小学  沙园园

    2月中旬,我接到正式通知,要在39号那天在全国教育名家论坛中上一节课,听到这个消息,受宠若惊之余是山雨欲来的沉重压力,和我同台上课的不光有市级名师,还有像李镇西、王崧舟这些语文界的泰斗级的人物,比着同台上课的老师,我的资历简直太浅了。这节课已不仅仅是我个人的事情,它不光代表着郑上路小学的教研水平,更代表着中原区的教研水平,而我,与这要求还相距甚远,

    顶着这样的压力,我开始选课,经过认真的筛选,我最终选择了五年级下册的《桥》,紧接着开始研习教材和教参,上网查资料……终于写出了一份教案。准备迎接第一次试讲。

    222日,我进行了第一次试讲。整个试讲下来,自我感觉还行,同事反映也还可以。可当天荣校长把各年级的语文教研组长召集到一块给我评课时提出:“沙园园,你这节课必须上成生本课。”说实话,对生本课堂,当时我是有抵触情绪的,“大家好,我们是第x小组”一听到这样的话我头都大了。我就回了一句:“干嘛非要上成生本课,我觉得今天的课还可以呀!”最后,荣校长还是同意按我原来的思路走。于是,在各年级教研组长评课的基础上,我连夜修改了教案,背教案,设计过渡语言。准备迎接第二次试讲。

    224日(隔了一天),我进行了第二次试讲,而且教研室乔主任、于主任、陈珂老师都来了。这次我用的是五一班,我曾经在这个班上过课,由于王坤老师一直坚持在这个班进行生本实验,所以学生思维特别活跃,发言非常积极。可这一节课下来,效果却非常糟糕,就像乔主任所说,这本是一篇非常感人的课文,却被我上得索然无味,一节课下来,我累,学生更累。经过和乔主任一个多小时的长谈,我彻底警醒了,问题的症结在我这儿,这种学生被老师牵着走的课堂理念已经太落后了,我现在第一时间要做的就是要转变观念,相信学生,把课堂还给学生。同时,我也明白了荣校长的一番苦心,她看着我执迷不悟的样子,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管乔主任有多忙,她都请求乔主任尽快来听我的课,来点醒我。

    根据乔主任的评课,我又一次修改了教案。228日、29日,我又进行了第三次、第四次试讲,可我始终都找不着感觉。有时候,人就是这样,看起来简单,做起来却没那么容易。可能是骨子里太“师本”,这节课的重点其实也就是感受描写老汉的那么几句话,上课的过程中,我不由自主的就引着学生一句一句地走了起来,结果是学生的发言坑坑巴巴,课堂气氛也很沉闷。荣校长实在看不下去了,等我上完,就亲自上了20分钟的示范课,她只是把问题抛给了学生,先让学生在小组内交流,再在全班交流,她没有像我那样一句一句的引着学生走,而是完全放手,让学生自主交流,结果是学生很兴奋,发言特别积极,不仅敢说,而且会说。这时候,我耳边想起了荣校长对我说过的一句话:“园园,你一定要相信咱的学生啊!”我记得,几乎每次试讲之后,荣校长都会对我说这句话,可我对这句话好像产生了免疫力一样,引不起共鸣,现在,我才意识到这句话的重要性,原来,我在上课时只是想着如何引着学生按着我的教案走,如果不按我的预设走,学生根本体会不到我想要的东西,我心中想的只是我,只是教案,没有学生,因为,我一直都不相信学生。我以前一贯认为,作为教师,自己付出努力就是对得起学生了,自己讲得多一些,把教学内容讲解详细、分析透彻,就是在提高教学质量,还认为这就是在延续教育的优良传统,是积极、认真地服务于学生的充分体现。但没想到这种教师的“苦口婆心”,并没有换来学生的“一身轻松”,不仅没有给学生足够的生长空间,更破坏了他们自由生长的规律,使得学生被传统束缚,无法自由施展。

    而真正让我对学生刮目相看的是在我们训练学生的时候。为了能让学生在这节课中有更好的表现,我们从本年级挑选了将近100名学生,并把这些学生分成AB班,荣校长把汶川地震中谭千秋的事例编写成了课文,以这篇课文为例,开始对这些学生进行强化训练,教他们怎么合作,教他们怎么发言。课堂上,这些学生的表现让我惊讶,由于分了小组,组与组之间有竞争,首先纪律就出乎预料的好,将近100个学生啊,就像我们现在这样,从前门一直坐到了后门,连着两节课,几乎不用维持秩序;更令我惊讶的就是发言,各小组之间比着发言,我记得当时有几个孩子的发言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初读课文时,就有一个同学提出了一个问题,他说:“老师,我有一个问题,谭千秋的身下蜷缩着他的几位学生,为什么是蜷缩,而不是谭千秋用他的身躯挡着几位学生?”当时我就想,这学生太厉害了,这样的问题,在我平时的课也只有我来提了,打死我也不会相信学生会提这样的问题,可现在事实就摆在我的面前。

    接着,在交流课文中的句子时,有一个小组交流完对句子的感受,又把这个句子读了读,刚读完,另一个小组立刻站起来说:“我们认为你们读得不到位,我们组想给你们PK一下。”于是他们组就读了一遍,被PK的小组不服气,说:“我觉得我们读得好,让其他小组评评看!”就这样,同学们争辩了起来,有的说当时的情况危急应该这么读,有的认为从人物的角度看应该这样读,就在同学的争辩中,句子不仅理解到位了,也读到位了。而这样的精彩,在我以前的课堂上却从没出现过,这难道不是我的问题吗?!此时,我不得不重新认识这些和我朝夕相处的学生了。我不得不重新审视我原来的课堂了。我以前一贯认为,作为教师,自己付出努力就是对得起学生了,自己讲得多一些,把教学内容讲解详细、分析透彻,就是在提高教学质量,还认为这就是在延续教育的优良传统,是积极、认真地服务于学生的充分体现。但没想到这种教师的“苦口婆心”,并没有换来学生的“一身轻松”,不仅没有给学生足够的生长空间,更破坏了他们自由生长的规律,使得学生被传统束缚,无法自由施展。   

    此时,我也不得不重新认识生本课堂了,现在我才发现,我原来所理解的生本课堂只是形式上的生本,现在我才知道,“生本教育”就是让学生成为课堂真正的主人,老师仅仅是学生自主发展的指导者和引领者。 “生本教育”要求教师放弃讲解,而是抛出有价值的问题,让学生你一句,我一句的讨论,体现出学生是学习的主人。在课堂上给学生充足的空间,让孩子们自主交流、展示成果、互相质疑,在合作、交流、质疑中主动学习,获取知识和解决问题的能力,经过自己的实践获得的知识,他们特别有成就感,自信心增强,在这种氛围中学习,孩子们很放松,他们得到了释放,在课堂上很放的开,对学习更加有兴趣了。把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放在第一位,只有学生有意识有能力参与课堂,学生解放“被教”的自己,老师解放“全教”的自己,课堂才会真正有生命!

    就这样,36号,我带着对学生的信任,带着对生本课堂的全新认识,用A班的学生进行了第六次试讲,值得高兴地是,课上得比较顺利,也得到了乔主任的肯定。

    39号,郑大礼堂里的我,眼睛里看不见台下近千名听课老师,也看不见跑到台上为我做手势提醒我的张校长,只看见台上那几十个孩子。我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学中去,跟孩子们一起感受洪水的来势凶猛,老汉的镇定自若,大公无私。随着一声“老师再见”,我长舒一口气。压在心底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涌上心头:终于上完了,解放了。

    回顾整个过程,有“不识庐山真面目”的困惑,有“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焦虑,有“山重水复疑无路”的绝望,也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欣喜。一路走来,道路并不平坦,脚步并不轻松,但所有的汗都不会白流,所有的苦都不会白吃。正如著名特级教师窦桂梅所说:“唯有带痛的成长才是真实的成长。” 

        而我的成长,是很多人的辛勤付出的结果!整个准备期间,我得到太多人无私的帮助,张校长一见到我就给我加油、打气;刘书记、宋校长每次听完课都会给我提出很多忠恳的建议;荣校长更不用说了,除了一见我就给我洗脑,而且只要是跟我上课有关的,不管是大事小事,她全都想到了,也全都做到了。各组的语文教研组长和语文老师们不知听过我试讲了多少遍,每次试讲完,都会毫无保留地给我提意见和建议,还有我们组的王坤、何慧娜、王瑞、卢文娟、李鸿运这几位老师,帮我训练学生,帮我修改教案,牺牲了大量的时间;我们班的数学老师张丽添,在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主动把我这个班主任要做的事全做了;还有李辉帮我录课、刻盘;李少磊帮我做课件……就在我上课的前一天晚上,茹老师还给我发短息鼓励我,她这样写道:园园:明天对你来说是个高度紧张的一天,其实它也是个普普通通的日子——星期五。能站在这个舞台上是你与许多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正如“红花需要绿叶扶”,你就是这样的红花,经过这次炼狱班的洗礼,我相信你就又站在新的教学高度,视野不开阔都不行了吧!祝福你明天上课取得圆满成功!老师们!在这个大家庭里我得到太多人的热心帮助了,能够在这样一个大家庭里工作,我感到很幸运,也很幸福!我为能有这样一个和谐团体而感到踏实、自豪!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可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