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李迪中职德育工作室

主持人: 李迪      欢迎您访问我们的课题组!

文档信息
发布作者:李迪
文章标题:痛失样刊
发布时间:2013-06-26
访 问 量:1015
评论:0
最新文档
  • 分享

    痛失样刊

    1
    痛失样刊
            下午监考结束,老师们像打仗一样将试卷、答题卡、草稿纸装订、上交……待满头大汗走出考务室,我不禁长长地舒一口气,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不料迎面遇到了学校招生办的杨主任,说:”李老师,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放在展厅的书和杂志被学生家长拿走好多好多,没剩几本了。“我心头一惊:怎么会这样呢?
            原来,这几天中招考试,好多家长都在校外等孩子。学校当然要趁此机会做招生宣传。有的家长就走进了我们学校的展厅,展厅里放着各个专业的介绍和学生的优秀作品,其中一个展台上放着我出版的七本书,以及发表我文章的四十多本样刊。不知怎么,竟然被学生家长拿得不剩几本。对于我出版的书,我手头倒还有一些,关键是发表文章的样刊,一旦丢失,我到哪里寻找呢?当时教科室的邢主任问我要发表文章的样刊,说样刊放他那里绝对保险。这点我相信。很多证件由学校保管,肯定比我自己保管要妥帖。真没想到我的书会在中招考试中丢失。家长要这些杂志做什么呢?
           杨主任说:”我们专门派了学生在看着,谁知道还是被拿走了。有一个家长倒还好一些,虽然中午喝酒喝得醉醺醺的,却还拿了你的四本书向我们要求说:‘我可以买下这几本书吗?我给你们钱……“我们说给钱也不能拿走,他倒又放下了。其他家长根本说都不说,趁人不注意就拿走了。
            我简直欲哭无泪。倘若这些家长是真的喜欢我的文章,我倒不会太难过。关键是他们不可能喜欢。我发表文章的杂志都是教育类杂志,平时老师们都不太看,这些家长何必要拿走呢?
    可能是看着别人拿,觉得不拿白不拿吧!这可害苦了我。也许,以后我还要参加评优评先呢!他们把样刊拿走了,谁还相信我曾发表过那么多文章啊!
            我到招生办展厅去实地看看,展台上稀疏地、孤单地、可怜兮兮地躺着几本杂志,其境况可谓惨不忍睹。没有丢失心爱样刊的人,永远不可能理解我当时的伤痛。尤其不幸的是:丢失的杂志太多,我根本就记不清楚是什么杂志,何年何月何文章发表,就算我想去问编辑部再要样刊,也不可能啊!
            在招生办遇到管招生的周主任,他竟笑着对我说:”这对你来说是个好事啊……“我更加欲哭无泪:发表我文章的样刊丢了,这对我是好事吗?
            我不想再多说,我只希望那些家长是真心喜欢我的文章,是真心喜欢这些杂志才拿走的。如此,就算我没办法证明自己发表了无数篇文章,我也认命了。
            文章写到这里,想到今天中午武汉的蒋自立老师和我联系,他希望我捐献40本我自己的书给李镇西教育思想研究所,奖励老师。我当然是不能拒绝的(虽然因为给孩子看病,我家经济不宽裕。而这些书需要我自己掏钱买了再捐献)我不安的是:我把这些书捐出来后,那些老师会认真地阅读吗?
            我不知道。现在市场上的书琳琅满目,老师们却时间有限,他们不读,我也理解。但是…… 
            人家说”老婆是人家的好,孩子是自己的好“。爱写文章的人却喜欢说:老婆是人家的好,文章是自己的好。那些书,其实就等同于我的孩子。我也曾写过一篇《赠书如嫁女》的文章, 文中说:当我把书赠送给某人,其实就等于把女儿嫁给了某人。赠送时刻那心头的不安、牵挂……会伴我终生。我只担心女儿被冷落,或被束之高阁,落得满身灰尘,最终被送往废品收购站。而那书中的一字字、一句句,无不发自肺腑,里面浸着我的血,含着我的情。以前我只想过赠书如嫁女,谁知道今天人家会窃书呢?聪明的,你告诉我,窃书如什么?最让我痛心的是:这窃书的人,有几个是真正爱书啊!我宁肯让孔乙己把这书都窃了去。
            文章写到这里,我的伤痛已经宣泄。我发誓: 此事到此为止,我在学校再不会诉说任何委屈,也许根本就没有人能理解我的伤痛。如今只能想:哪怕有一个家长因为阅读了我的书,或读了我发表的文章,将孩子送到我校读书,我也就心满意足了,也算我对学校招生尽了绵薄之力。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可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