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李兰高中语文工作室

主持人: 李兰      欢迎您访问我们的课题组!

  • 分享

    例谈教育深度叙事的写作规避

     

    例谈教育深度叙事的写作规避

    深圳市育才中学  陈晓华

        离高考还有40余天。他没做作业,又没做,他居然又没做。于是我想办法:不做作业就不发有关练习资料。他依然故我。冉想别的办法,他仍然我行我素。于是我下狠心让他尝尝不做作业的滋味,决定不批改他的考试卷子。

    但是,我不愿把矛盾激化,讲评卷子前我先说明:个别同学的卷子没有批阅,希望他认真地听讲评,自己进行批阅。说话的当口,我用眼瞄了他一眼,只见他满脸的无所谓。我心想,不必和他计较。

        我在教室里来回走动,边走边讲评。当我来到他的面前时,看见他居然在做英语,语文卷子根本就没打开。我气向两边生,火往头上冒,拿起他的英语卷子,重重地摔了一下!憋得难受,我说出一句话:“你可以出去!”语气低沉而充满着愤怒!

        他缓缓地站起来,慢慢清理书包,一本一本,整齐叠好,缓悠悠的,系好书包的带子,漫不经心地往肩上一扔,大踏步地从教室前门走出去。到门口的时候,他回过头,朝同学挥挥手,粲然一笑,然后潇洒地走了。

        他走出去,没正眼瞧我一眼。我看看学生,大家都觉得景况不对,忍住没有笑。我笑笑,接着讲课,虽然尽力掩饰自己的尴尬,但尴尬还是留在脸上。

        他走了,也许不回来了。出走?不会吧!明天如果他来上课,我怎么说?如果没来上课我怎么办?学生可以作证,老师只说“你可以出去”,没有说一定出去。他自己选择出去,说明他不对。转念一想,干嘛非要这么认真?我为什么非要治他?我这是何苦呢?

        教室里静悄悄的,安静极了。下课了,我想尽快逃出教室,却偏偏有个学生缠着我。当我解答完他的问题之后,他说:  “老师别生气,某某是那样的人。”委屈、冤屈仿佛突然释放出来,心情一下子舒缓多

        “喔,谢谢你!”我接着说,  “你和某某关系不错,替老师斡旋一下、就说老师不是刻意和他过不去,让他消消火,关键时候不要影响自己的学习!”这位学生爽快地答应。  “那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

      夜深人静,我辗转反侧:如果他出走,如果有什么不测,后果不堪设想……我反复回想自己的所为。如何圆场,如何收拾,如何才能——箭双雕、一石二鸟呢?我苦苦思考着……

        第二天,我的课。他在教室里—F来。上课起立坐下,我清清嗓子情的语调开始了我的开场白:我悬着的心放了用低沉而充满感

        “昨天晚上在批阅你们的作业的时候,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我给你们批改作业的机会不多了!改到谁的作业,谁的影子就在我的脑海里浮现,往事历历在目,一个个鲜活的影子在我的脑海里跳跃。虽然有生气的时候,虽然有意见相左的时候,但现在想来,其实那都是我们中学生活的精彩回放!再过40天,就意味着你们中学生活的结束;再过40天,就意味着你们的大学生活即将开始。一段时间后,留给你们的中学生活的点点滴滴,即将成为你们不可逆转的美好的回忆。

        “在改你们的卷子的时候,看见谁的一个别字,我就想,这也许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指出别字了,于是我改得特别细心,改得特别认真!我对自己说,要坚持到最后,站好最后一班岗,为你们中学艰苦而充实的生活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以后,对你们的考试卷子,无论你做作业与否,我都认真地批改。昨天我对某某同学的态度有点急躁,课后我和一位同学交流,希望他转达我的心意,老师不是刻意和你过不去,只是一时生气,急不择言。本意也不是要你出去,你出去的时候,其实我还想喊你回来,只是觉得不好意思。看着你走出教室,我心里空荡荡的。我的本意是想关心你,希望你好好学习,不要在关键的时候放弃学业,结果却是如此的结局,实在不是我的本意!希望你以自己的学业为重

        “老师,是我不对!”他突然站起来,打断我的述说。我示意他坐下,他不肯。“昨天我太冲动,请老师原谅!”说着,他把手放在额头上,弯一下腰,似敬礼又似鞠躬,  “对不起!

      我笑了,笑得很真诚,也很灿烂。

        这是我对学生在课堂上拂袖而去事件的处理,就案例的结果看,补救工作应该是相对完善的。就深度叙事写作而言,却脱离不了经验总结的彀,大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下面就教育深度叙事写作谈谈我的拙见。

        教育深度叙事的写作,要求对教育事实的表述既有深度又有广度。从深度说,它不仅要记录发生了什么教育事件,而且还要阐明事件产生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内在规律及其重要意义;从广度说,它不仅要求记录教育事件本身,还要求提供与教育事件有关的历史和现实的各种背景材料,对教育诸要素——事件、人物、时间、地点、原因、结果作必要的拓展和延伸。总之,它要求对教育事件进行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展现,对教育事件作多视角的扫描。

        规避以下“三型”,将有助于我们的教育深度叙事写作。

        一、经验总结型、叙述案例的过程若只有粗糙的叙事,没有细致的思考与提炼,就达不到一种深度与厚度。教育有时候凭靠个人的阅历和经历或者教育机智可以灵机一动,可以出奇制胜,可以化腐朽为神奇。但这种灵机一动的渊源却十分长远。从经验的层面说,也许是曾经失败的教训成就了“灵机一动”,也许是借鉴别人的经验,也许是特定的场合引发自己的某种联想和激情。如果能够纵横联系,交代这种灵机一动的来龙去脉,结合自己过去的成功得失,这种叙事就会真实得多、厚实得多。比如上篇案例中交待清楚了教育者思想转变的过程或者思想转化的契机,也许对读者的借鉴效益会更好。

        二、观点推销型;即在叙事中简单地和某种观念或理论挂钩。我觉得关键是必须让我们的思路和认识符合事情本身的真实,而不能因为我想说明一个道理就在事情的叙述上刻意从有利于自己想法的角度去描绘。叙事中可能隐含着一大堆“剪不断,理还乱”的问题,这种问题有时候不一定有一个完美的结局,甚至是惊心动魄的“失败案例”;但恰好就是这种真实的“教育现场”,能够引发更为深层次的思考。因此,深度叙事写作应避免肤浅的理论上升,要注重教育故事本身隐含的教育价值。上篇案例,如能更好地联系当下具有广泛意义的教师在压力下语言变味、动作变形等现象进行叙事,则更为深刻。

        应该认识到,这种深度叙事写作是以研究者本人作为研究工具,在自然情境下采用多种资料收集方法对教育现象进行整体性探究,使用归纳法分析资料和形成理论,通过与所研究的教育对象互动,对其行为和意义建构获得解释性理解的一种活动。否则,深度叙事写作就很容易导向叙事非“深度”。

        三、盲目叙事型,叙事,在提供研究资料方面的作用可能很大。既然是深度叙事,我以为可以有两条策略:一条是问题挂帅,即只记录与我要探寻的特定题目有关的故事,让事实为问题叙事服务。问题是完整一贯的,故事则不一定是完整的生活画面。这种叙事文章很少见到,不容易写。一条是故事挂帅,即在故事的叙述中,敏感地触及各种需要研究的问题,打“遭遇战”。故事是完整的,而我探寻的问题显得零散。拙著《守望高三的日子》  《怀揣着希望上路》就类似这种叙述方式。

        综上所述,我以为,对于广大中小学教师来说,当务之急并不是提倡“叙事写作”,而是应该提倡“深度叙事”。我们从一些教师的随笔中可以看出,强调“叙事”很容易造成大量低水平的“讲故事”和抒情,它给教师带来的主要是一种似是而非的满足,而不是专业水平的真实提高。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可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