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
登录 | 注册
王秋萍高中语文工作室

主持人: 王秋萍      欢迎您访问我们的课题组!

  • 分享

    【随笔感悟】怀念我的母亲

    5
     

    怀念我的母亲

    巩义市鲁庄镇邢村大队王坡四队  王慧莉

    一听到别人叫妈,我忍不住要看上一眼;一想起我叫声妈再也没人应答,我忍不住就泪流满面……

    从小到大习惯了叫妈,被人吓了一跳时会不由自主地说:“妈呀,吓死我了!”身上被碰疼了会不由自主地说:“妈呀,疼死了!”那种心里口里与母亲的亲近似乎是天生的。没有了母亲内心的孤独感是无法形容的,所以母亲不在了,我与姐姐们一样不愿回老家了,怕睹物思人泪水不断,虽然父亲还在老家和弟弟一家生活在一起,但老家再也没有母亲在时的吸引力大了。母亲的体贴是任何其他人做不到的,母亲不在时心理上形成的空缺也是谁都替代不了的。每次回家都会神伤很长时间,因为回家再也看不到母亲到桥头接我们下车时的身影了;再也尝不到母亲做出的适合我们口味的饭菜了;再也盖不上母亲晒好的带着太阳发暖暖气息的棉被了(我家有几孔冬暖夏凉但有些潮湿的窑洞);再也听不到母亲那些嘘寒问暖的话语了……

    母亲是在201299日离开人世的,这个日子我永远都忘不了,因为这一天刚好是我儿子的生日。一次同老公说起母亲的过世,我就说:“我们儿子是不是与他外婆相克呀!2005年他出生那几天,他外婆被查出来患了食道癌;他8岁生日同一天他外婆又过世。”老公说是巧合,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但是我还是忍不住要想,忍不住要流泪;我成了母亲,我的母亲却离我而去了……

    母亲一生勤劳,从不偷懒。外婆家在登封少林寺的大山中,交通闭塞,在我的记忆中属于原生态的那种生活,家家砍柴烧火做饭;用大石磨磨面;从山泉里挑饮用水;鸡、牛、羊散放在外面的山上,天黑时去找回来;田地多在山坡上是一小块一小块的:纯粹的小农经济。外公外婆都是极和蔼可亲的人,他们这样的环境中辛勤劳作,他们用纯朴的思想教育着子女,母亲深受他们影响不管在外婆家还是奶奶家,她都闲不住,勤快得像山里奔腾不息的溪水。

    父亲一直在县城工作直到退休,我家离县城有80多里地,那时因为没有直达车父亲很少回家,回了家也是匆匆忙忙又离开了,在我七岁前的记忆中父亲的印象很模糊。因为与父亲见面少他又比较严厉,所以总觉得父亲难以亲近,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父亲似乎是可有可无的。长大后才知道没有父亲在外打拼挣钱,母亲就不可能独自让我们五个孩子都读书识字、健康地长大成人。印象中母亲似乎从来没睡过懒觉,从小到大凡是我睁开眼睛的时候,母亲要不已经在打扫院子了,要不已经把饭做好了,要不已经给兔子打来了一篮子草了,要不已经把我们的脏衣服洗好凉起来了……母亲生了我们五个孩子,既要种地,又要养鸡、猪、兔卖钱贴补家用,所以每天的家务很多,但她从不抱怨,母亲常说“人勤地不懒”“手勤能致富”。而我们也从小就跟着妈妈学会了很多同龄人没有的本领,稍大些就能帮忙做些家务,后来妈妈一两天不在家我们也能互相照顾生活自理了。长大了之后,从母亲那里继承来的勤快的品性让我们不管在哪里都主动找活干,从不偷懒,很受周围人的赞赏。

    母亲乐于助人,乐善好施。母亲出生于1943年,在外婆家排行老大,下面还有六个弟妹,她很早就帮父母扛起了生活的重担,母亲有大炼钢铁时吃大锅饭的经历,有三年自然灾害饿肚子的经历,从小就尝到苦涩生活的母亲对那些有难处的人总会尽力施以援助。在我记忆中,小时候村小学广场经常是那些走街串乡耍猴的、玩杂技的、唱小曲等卖艺的人活动的场所,他们摆开场子表演一翻,然后拿着碗和口袋挨家要粮食作为演出费,有的人家看了演出也不给任何东西,有的人家没看更是敲门也不开,收粮食的人只好摇着头离开。而母亲只要在家,不管有没有去看演出,只要有人来收粮食,一定让我们把盛粮食的碗挖得满满的,碰上刚蒸了热馒头也会再外送几个。她总是说“在家千日好,出门一日难”,出门在外不容易,要是在家能过得下去,谁背井离乡往外跑着受罪呀,谁还没个难处,能帮人一把帮一把!而村里邻里谁要是让她帮着画个鞋样纳双鞋垫呀,有事让她带孩子呀,缝个被子染个布什么的,她都会乐此不彼。我还听说我出生时,虽然母亲吃的是粗茶淡饭但奶水很足,而同村一个和我前后出生的孩子母亲没有奶水,那时又没听说有卖奶粉的,后来人家抱着孩子找上门来,妈妈很慷慨的把孩子放在怀里和我一块喂,一直持续了很久,那家人每每提这事来就很感激。

    母亲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正是那些也许很小的事却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我们,让我们形成了良好的品行。母亲为别人做的事远远不止我写的这些,而我也在想母亲生病期间那么多人闻讯前来探望,去逝时那么多远亲近邻前来哭灵岂不是她这么多年来与人为善的说明?

    母亲坚强乐观,忍辱负重。母亲上过初中,认得不少字,而且当时学习相当不错,每学期结束,都会有学校组织人敲锣打鼓到外婆家送喜报,相当的荣耀。后来因为三年自然灾害,食物奇缺,妈妈的腿浮肿得厉害,外婆家孩子多也实在供不了母亲继续在登封县城里走读,母亲中学没读完就辍学了。妈妈有几个当年坚持把书读下去的同学都在县城省城有很好的工作,外婆每每提起妈妈中途辍学的事总要自责,总替妈妈惋惜,说如果家里条件好凭着母亲的聪明劲本来可以考上大学成为公家人的。母亲从没埋怨过,但是从妈妈保存了几十年发黄的那些奖状中我们可以看出妈妈对上学的渴望,妈妈默默地把上学的渴望都寄托在了孩子身上。那时爸爸每月的工资大概只有20多元,要买种子化肥农药,还要有人事往来,对我们有五个孩子的家庭来说实在不够开销,于是妈妈在家种地,喂兔,养鸡,养猪,卖点零花钱贴补家用。她总是鼓励我们说人穷志不穷,要努力学习给家里长脸(这也许是我们最初学习的动力)。别人家的孩子不少念了小学后就辍学在家里帮着劳作了,稍大些的也跟着大人外出打工挣钱了,农村人认为不做睁眼瞎就行了。妈妈说家里生活再难都不会耽误孩子上学,由此还惹得奶奶的数次辱骂。就这样在妈妈的坚持中我们一直把书念下去,但这样的坚持是要付出代价的,家里活没人替她干,她一人扛;家里钱不够交学费,她从牙缝里挤;衣服总不够穿,她熬夜纺棉花织布……不管生活如何坚辛,但在我的印象中她从没说过苦和累,妈妈那种坚强的品质一直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们,让我们姐妹都养成了勤俭节约吃苦耐劳的品性。

    记忆中遇到农闲妈妈会带我们到外婆家住几天,三十多里的路多数都是步行前去,但我们都很愿意跟随前往。外婆问起家里日子难不难过,妈妈每次都宽慰外婆说比以前好多了,孩子们都很懂事会替她干活了。其实只有我们知道母亲在我家的日子有多难过,奶奶因为母亲连着生了四个女孩,总是对妈妈冷眼冷语,对我们姊妹几个带理不理,背地里说我家是一群赔钱货;平时亲戚们给她带点好吃的,她都要给大娘家的堂哥留着,我们家的孩子根本沾不上边。妈妈对奶奶的冷遇甚至挑剔的言行都选择了忍耐,她一直认为女孩不一定不如男孩,她最喜欢听的戏剧是《谁说女子不如男》,她说别人看不起你要自己看得起自己,顶天立地做人谁也不能把你踩在脚下,那样你才能活得舒坦。

    母亲坚强乐观的精神传给了我们,母亲忍辱负重的品质也感染着我们,所以前行路上遇到的困难,咬咬牙我们都挺过去了。这就是现在我为什么更愿意把妈妈叫母亲的原因,因为母亲不但赋予了我们生命,更是把良好的品质濡染给了我们,让我们终身受益。

    母亲一生爱美,追求着美。我家姊妹五人,爸爸在外工作挣钱,母亲照顾孩子操持家务,五个孩子都上学,家里的生活很是拮据。衣服是老大穿过老二穿,老二穿过老三穿,我是老四,轮到我穿时衣服颜色已经变得暗淡,不少地方磨损了,还会有漏洞,但母亲选择相同或相近颜色的线精心补上个花形,与原来的衣服融为一体,不知道的人反而认为是衣服上本来就有的,很是好看。母亲常说衣服破了补补还能穿,人品质要是坏了,那就不好补了。虽然没有新衣穿,虽然衣服上有补丁,但我们的衣服却总是干净整洁的,我们生活中的关爱永不比别人家少。

    在我九岁那年家里的新房盖成了,从叔叔伯伯四户人家住的大杂院中搬了出来。虽然新家只有三孔窑,但毕竟有了自己独立安静的空间;虽然是家徒四壁,但一家人在一起温馨快乐。母亲开始了他的装修活动,除了原来就有的几棵桐树,在妈妈张罗下,院子当中逐渐有了枣树,石榴树,葡萄架,丝瓜藤;院子里里外外种上了兰草、月季、菊花、大丽花、夹竹桃、玻璃翠、添锅花、牵牛花、茉莉花、指甲草、仙人掌、冬青树等,房子侧面的空地上也陆续种上了核桃树、香椿树、梨树、花椒树、苹果树、几株桃树和塔松,当然也有农家常见的南瓜、豆角、蕃茄、茄子之类的疏菜类作物,凡是在附近能搜到的花花草草都在我家院里院外安了家。这样一年四季,家里家外四季常绿,花儿也不断绽放,芳香四溢,蜂飞蝶舞,而我家门前的石桌石凳成了大家聚会的地方,欢声笑语不断。屋子里墙上、窗户上贴着往年不用的挂历和剪纸,还悬挂着用麦秸和玉米杆编成的小玩艺儿,这样屋里是我们疲惫时身心可以安歇的地方,屋外是我们的学习之余玩耍的乐园,一下子我觉得我们成了最富裕的人。母亲就像照顾我们一样精心照顾着那些花草,我们平时也都会帮忙浇水、捉虫、松土、施肥,慢慢地那些花草成了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们几个姐妹也都爱花爱种花,现在家家都养着各种花草,谁到了我们家都会说家里生机盎然。

    母亲过逝后,我们按照家乡风俗在坟头种上桑树和葱,又把她喜欢的菊花、月季、兰草等种在坟地周围,外围又种上了一圈松柏,那花草像有灵性一样长得都很茂盛。空闲回家总要拿着工具到妈妈坟地去看看,清理一下坟地的杂草,给我们亲手种的那些花草松土,泪眼婆娑中,似乎又看到妈妈像原来一样站在花丛中微笑着给我们打招呼……

    当然人无完人,母亲也有她的缺点和不足。记得她有烦心事时她会逮住那些鸡呀狗呀乱骂一通,有时也会顺带着数落我们的劣迹骂几句,遇到顶嘴的再拍几把掌。她也会在买东西时与别人争得不相上下,一分一厘地计较。那些过时没人穿的衣服在一张床上堆了一大堆也不让我们丢掉,说要纳鞋底。有了煤气灶做饭,她非坚持要在院子里用捡回的柴生火做饭。她的生活过于节俭,在物质生活丰富的现在,她仍把过期的食物、有些变质的东西当宝贝一样收藏着,我们要扔掉,她坚持说还能吃;我们偷偷扔掉,那些带着包装袋的她又偷偷捡回;剩饭乘菜她也会下顿热了再吃,怎么劝说也改不了这些毛病,也许正是这样长期吃那些不好的东西,她才得了食道癌,食道切除了一段后过了7年又转化成了胃癌。母亲没有了,那些身上的不足我们早已忘记,我们怀念的永远是她对我们家做出的巨大贡献,还有她对我们的好。

    母亲最后一次发病是突发性的,每隔一两分钟就要大口大口吐血,医生采取了各种措施都止不住血,从家送到医院仅半天一夜,医院就下了病危痛知书。叶落要归根,母亲想回家,在弥留之际她一会清醒一会迷糊,无力的眼神看到了我,说:“怎么还不赶快走,给学生上课别迟到了。”我扭过头,泪水不停地流。她眼光落在了二姐脸上,说:“刚磨了面,你带一袋走吧;菜地里的菜都能吃了,你去拔吧。”二姐衣服都滴湿了,大姐早已泣不成声蹲在屋外哭。妈妈看到了姨妈和舅舅断断续续对三姐说:“赶快……给你舅他们做饭去,站这儿……干啥?”稍清醒时妈妈对弟媳说:“把我耳朵上的耳环,手上的戒指摘下。”弟媳说:“好好的你带着吧,摘下来干什么?”妈妈一听面部扭曲,半睁着眼用微弱的声音发脾气说:“叫你摘你就摘!戒指你戴,耳环给娇娇(我侄女)。”我们劝说也没用,最后拗不过妈妈,弟媳流着泪把妈妈戴的金耳环和金戒指摘了下来。后来妈妈让我们把叔(我爸)叫过来,喘着气让叔把她陪嫁和分家时得到的银物拿出来,把那些保存了多年的银脖圈、银长命锁、银元、银手镯分给她的几个孩子,反复嘱咐我们要把叔照顾好,最后像完成了一件大事,她猛吐几口血,一动不动了,任我们如何哀号她都没有一丝反应了。那一刻我知道从此与母亲阴阳两隔了,那一刻握着母亲的手我觉得天旋地转身体像被掏空了一样跌坐在她身边。母亲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没有让我们多伺候一天,她知道我们都忙;没有花更多的钱,她一辈子节省惯了:活着处处替我们考虑,死后还在时时为我们着想。我们手里拿着她分给我们的遗物都痛哭不止,那遗物的份量似轻实重,那份遗物里寄托的情感无法用金钱来衡量。

    母亲离开了我们,但母亲又没有远离我们,耳边常有她的教诲,梦中还常有她相伴,梦醒后总是枕湿一大片……

    后记:又到了99日,在母亲去逝一周年之际,心有所动,有感而发,没有修饰,甚至可能还会有不少表述不当的地方,但我只想把我内心对母亲最真实的感情用最朴实的语言表达出来,谨以此来纪念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人,表达我的哀思,表示我的尊敬和感激……

    虽然我的户籍已不在巩义市鲁庄镇邢村大队王坡四队的记录里了,但我还是愿意这样向别人介绍我自己,因为那里是我的家乡我的根,那里有我最亲的亲人。

                                      201399

                                      王慧莉于教育科研培训中心704



  • 举报 #0
    王秋萍 2013-09-12 21:29
    亲情永远无法割舍,不管他们在与不在。
    好好珍惜和亲人相聚的缘分吧。
  • 举报 #1
    李玉梅 2013-09-16 08:39
    最亲的人,最深的情,逝者已矣啊!
您还没有登录,登录后才可参与讨论!